两岸签署服务贸易协议这几天在台湾吵得沸沸扬扬,台湾“行政院经建会”副研究员、台南大学行政管理系兼任助理教授胡以祥26日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,台湾要全面提升服务贸易国际化水準,大陆市场不会只是终点,而是台湾服务业迎向“日美欧”以及紧追的“港澳韩新”等先进服务业战场的第一站,服贸协议是给台湾年轻人的一个新机会。 
 中评社27日专访报导指出,拥有台湾中山大学公共事务管理所博士学位的胡以祥说,服贸协议事前保密应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此事欠缺沟通,应进行社会意见缝合与弱势产业补救纾困,却是马政府当务之急,以避免付出庞大的社会成本与政治代价。 
 胡以祥认为,台湾服务业比大陆仍具一定优势,此时签订服贸协议正是时机。若他日大陆服务业全面兴起,恐造成台湾服务业人才全面外流,届时将只剩下旅游观光业与较低收入的销货型服务业得以残存。这是一向习惯以反对思维,从反直航、反陆客、反陆生的“意识型态政客”所应该深思的。 
  
 胡以祥观察,台湾服务业仍具优势的最大因素在于台湾开放早大陆20年所奠定的基础。胡举例,1984年第1家麦当劳在台北市民生东路开幕,1985年第1家肯德基在西门町开幕,开发之前也曾引发台湾社会相当大的疑虑,担心会不会打垮台湾的餐饮业与造成稻米滞销?如今证明新餐饮服务业的引进,不但融入台湾多元的饮食文化,反而全面带动台湾餐饮服务业的平均服务水準的提升。
 胡以祥进一步指出,美国花旗银行一直被誉为“台湾银行业的人才培训库”,藉由外商银行与本地银行的人才交流,大幅改善过去被诟病为如同“衙门”的银行业服务水準;又如奇异资融公司的处理不良坏帐AMC业务引进,协助台湾在1997年面对亚洲金融风暴与本土金融风暴,提早解决台湾的金融危机! 
 他指出,如果台湾与美日等先进服务业国家签订服贸协议,台湾所能获得的优惠,能像这次两岸服贸协议来得多,台湾企业进入美日市场能具有文化与语言的优势吗?当美日更为先进的服务业全面进入台湾,冲击不会更大?换句话说,难道台湾就永远不要与外国签定各种自由贸易协定? 
 胡以祥严正表示,此时的退缩保守,自以为可以抱残守缺?与国际先进服务业脱节的结果,就是使台湾继製造业之后,产生下一波的高阶服务业人才外流。本土年轻人只能继续领22K薪水,薪资倒流20年前水準。如今新加坡、香港、澳门的服务业以2到4倍的薪水向台湾年轻人招手,台湾年轻人也争相到澳洲农场辛苦的短期打工,以获得2到3倍的薪酬,这种人才外流问题难道不是警讯?如何为台湾下一世代创造更高的产业附加价值与就业机会,才是当前政府最重要的任务,两岸服贸协议则是相当重要的一大步。 
 胡以祥说,过去许多产业在两岸封闭市场结构下,有着联合垄断获取高利的现象。如今在两岸扩大贸易的格局下,将可望打破原本垄断结构,给予台湾消费者更便宜的选择!这些原本既得利益者的反弹声浪与扭曲言论势所难免,但政府应要有坚定立场与清楚的政策说明,并给予产业辅导与协助的对策,才能化解产业转型过程的争议。 
 胡以祥担心,原本在台湾科技产业布局下,台北到新竹之间形成的高科技走廊,致使台湾南北落差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。在原本南台湾的服务贸易产业基础较弱的状况下,下一阶段的两岸服务贸易业合作,将有利于台北到台中的产业进一步发展,南台湾恐将“进一步被边缘化”,这也将是“中央政府”与南台湾地方政府执政者,所应慎重考虑的严重课题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