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第四届两岸关係澳门论坛中,香港大学政治系教授胡伟星指出,追求统一的目标他完全赞成,但追求统一应该在两岸建立良好管制,经济繁荣,生活幸福的基础上追求。能各自让治下的人民幸福,对两岸关係的发展是非常有益的。 
 中评社澳门15日报导,胡伟星说,现在流行说法认为两岸关係已经步入了“深水区”。这有两层意思:第一,两岸再往前走会碰到一些深层次的、难解决的矛盾;第二,今后的风险更大。 
 但胡伟星却认为,现在两岸关係是进入了“浅水区”。这是说,淹死的可能很小,但发挥的空间也很小。到了浅水区,暗礁、岩石都漏出来了,回旋余地也很小。 
 管理学上有个说法,“要把水库里的水都放出来,才能看明白池底的状况。”——只有这样深层次的矛盾才能暴露出来,而至于深矛盾是什幺,每个人都有五花八门的答案。 
 胡伟星说,他前两天参加港澳问题研讨会的时候,也谈到了深层次矛盾:香港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管制问题,民怨非常高。香港的报纸充满对政府的批评,政府几乎没有管制威信,也缺乏管制人才。香港很多问题在立法会无法通过。以前《基本法》规定的“行政主导”,现在虽然在延续,但结果并不如人意,出了管制问题,社会问题也非常多。比如房价问题,经济成长模式问题。 
 从经济方面来看,这些年香港实质性的经济增长很低,发展模式越来越萎缩;房价太高,年轻人几乎不能指望用工资来买房子,工资增长赶不上房价增长的速度。年轻人看不到希望,民怨很大。 
 而深层矛盾究竟是什幺?香港进行了很多讨论。经济上的矛盾、管制上的矛盾等各种说法都有。而更基本的问题是,是现在香港的《基本法》有些行不通。内地和香港的矛盾也在浮现出来,也就是所谓的“中港矛盾”。準确的说,是内地每年有一两千万的游客去香港后,因生活习惯的不同而产生矛盾。
 现在的香港在走台湾的道路,确实,香港有点像90年代的台湾,因为两岸三地是通的。所以我们看到另外一种景象,如果站在大中华的高度来看,两岸三地之间都有很多深层次的矛盾。 
 相比而言,澳门相对平和,歌舞升平。很多人说,这是因为澳门对祖国大陆的认可度高。然而在胡伟星看来,澳门平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今年澳门经济高度发展,顽石都被埋在水底了,再过些年,经济发展缓下来,顽石暴露,问题也就暴露了。 
 胡伟星说,两岸三地都有管制问题,都有各自深层次的矛盾。很多人认为,等到特区行政长官“任受性”增加了,香港的管制问题就解决了。然而,他认为,管制问题与行政长官是否是普选没有必然联繫。有选举的地方很多,没有几个地方可以管制得好。周边的亚洲社会,泰国、乌克兰、菲律宾等搞民主和选举的地方,反而每天都在闹。 
 实现好的管制需要很多因素:法制社会、公民素质、优秀的制度,所以选举不是目的。因此,不能要低质量的选举。低质量选举带来的后果,可以从其他国家看到。
 退一步讲,有了选举,反对派是否会接受你的选举?未必。这说明,民主的争议需要靠良好的社会制度解决,而这才能带来良好的管制。 
 两岸三地都面临管制问题,如果把两岸关係放在这个框架下看:追求统一的目标,他完全赞成。但这些并不是两岸三地最迫切应该解决的问题。对两岸民众而言,最贴近的是他们自身的幸福感实现良好的民生。 
 两岸的问题可能需要时间来疗伤:要追求统一,但更应该建立在双方都有良好的管制基础上。民众追求的是,自己幸福,经济繁荣,政府管制良好,如果能做到这个是对两岸关係非常有益的。如果做不到,这定会就会拉长两岸和平的进程。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