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胡佛接受中评社专访指出,各界看两岸关係都只看到平面的现象,其实任何一个政治的体系都不是平面的,不论对台湾或是中国大陆而言,统一是国家的必要之善。 
 胡佛今年82岁,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,美国爱摩瑞大学政治学硕士,台大荣誉社会学科学博士。曾任美国耶鲁、芝加哥、哥伦比亚等大学访问学者,现为中研院院士,大陆中国社会科学院名誉高级研究员,为台湾宪法学、政治文化、选举行为、政治参与、政治变迁等领域的权威,包括马英九、江宜桦、吕秀莲等蓝绿政要、各大学不少法政学系院长、教授都是他的学生。 
 根据中评社27日专访报导,胡佛表示,他长期以来的主要思想,都是主张民主自由,反对极权主义;他的基础观念是中国要统一的,民主不能在一个空的民主上面搞民主,民主是国家的民主,如果国家四分五裂,民主是没有根基的;很多人以为民主自由与国家主义两者是对立的,因为许多人都只看到平面的现象,然后在这基础上作考量;如果把问题作剖析,任何一个政治体系都不是平面的,而是立体的,今天不管是经济环境、社会环境,历史文化环境,任何一个影响都是立体的。 
 他指出,一个政治体系可分三个层次,第一个立体、最根本的基础是国家与民族;其上第二个立体是政府,再上面、第三个立体是各项政策;国家统一的问题必需在最根本的层次上思考,了解国家本质后逐步向前推就能理解为何要统一。 
 他分析,人是为追求美好的生活而聚在一起,所从家庭发展成族群,再从族群发展到部落,这中间一定要有政治组织,然后形成国家,所以国家就是“大家愿意凝聚在一起追求大家美好的生活”,西方哲学家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也都这幺讲的,大家凝聚在一起彼此接纳,就会出现“生命共同体”的感情,形成“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”的概念,进而形成一个“道德体”,经过多年培养变成文化,所以国家最重要的是认同。 
 他说,大家互相认同关爱,国家得到凝聚,成为统一的政治体,所以统一是国家必要之善,中国人很注重患难相助、疾病相扶持,互相牺牲一点完成共同理想,所以自古以来就有社群主义、社群文化、群体道德;有人说国家是必要之恶,完全不对,唯有善,大家共同追求整体的美好生活,在整体美好生活之中,才可实现个人美好生活。 
 他表示,政府就是国家上面的结构,如果像台湾现在这样每天恶斗,那是认同的撕裂,这样的政府绝不会搞好,因为基础不好,政府就会飘摇;台湾部分民众如彭明敏、李登辉不承认是中国人,充满谩骂、侮辱、讥嘲,好像是日本人骂中国人一样,可是日本人也不见得高明呀!日剧“阿信”呈现当时日本的文化、社会背景也不好呀!这些人的问题出在心里的想法,受了日本皇民化影响,先祖多半从福建沿海移民,中国文化没那幺深厚,所以台湾的问题很複杂,反中是思想观念的问题。 
 他分析,这些人有一套的思维,他称之为“台湾主义”,这些人主张台湾历史400年,目的是要从从历史的感情割断与中国大陆的关係;提出以台湾为主、向外扩张的“同心圆论”就是在切割空间关係,把两岸同胞物兴、历史渊源、乡土中国都割断;这些人讲台湾主体意识,以台湾为主体,要主导政权,外省人不能主导,所以要制宪正名,主张反核、南进政策,讲母语,说台湾之光,不论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主张,都是要与中国大陆切割,要证明台湾人不差,马英九跟着去搞,就掉在里头了。 
 胡佛指出,马英九想要族群大和谐,要做全民的总统,所以把政权让一点给独派,问题是独派会满足吗?独派根本认为这票人是外来政权,都是做了很多坏事,政权应该全部是独派的;现在讲中华民国是公约数,只是把中华民国当一个殻子,原因是怕大陆打台湾;如果有一天拳头不用了,就像老虎没了牙,这票人并不会感受善意,根本没用,必需恩威并济。 
 胡佛说,马英九没有深刻了解问题,解决问题把时间都浪费了,不从正面看中华民国、历史、国家认同,凡事都要迁就,感觉有原罪,其实不能怕独派,要纠正观念实在太容易了,太多可以讲了,只要去中南部乡下看民宅里的匾额题字,就知道源于大陆;马英九说不统、不独、不武,要维持现状,这是无法抵抗台湾主义;马说要“亲美友日和中”,这与台湾主张有何不同?所以会讲成“独台”,选举就会遇到问题,蓝营不支持,绿营的也不接受,因为没有方向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